京华时报:校长阅兵映出形式主义与权力思维南方双彩

编辑:凯恩/2018-12-31 12:22

  今年的学校军训似乎有点“乱”,可谓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最近,安徽两所高校又因为领导站在敞篷车上高调阅兵,坐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

  细读相关报道,这种阅兵方式在当事学校几成“传统”。也正因成了“传统”,大家都习焉不察。证据有三:一是当事领导叫屈辩称自己是“被安排”;二是当事学校自称谨遵规章政策办事,而“网友们太当回事了”;三是学生们对此见怪不怪——所以也才会在学校官网“按常规”作了宣传报道。

  平心而论,事件的核心其实未必在摆“官威”。因为阅兵的威严,在军事上确有存在的必要。当事校长们作为非军事人员,对《中国人民解放军队列条令》,以及军训检阅、汇演和阅兵等规范和要求未必能有深入了解。他们高调“阅兵”,也许多少有摆“官威”的成分,但也可能出于对军队纪律的误解;而另一个更可能的触发点则是“被安排”走过场的形式主义。我们需要认真检讨的其实是,南方双彩一个常规的军训汇演,为何会演变成校领导敞篷车高调阅兵的“习焉不察”的形式主义。

  校长对“阅兵”既无意了解也缺乏敬畏,本身证明了其对待军训的形式主义倾向。但板子不应全都在校长身上,负责训练的军事单位,理应严格把好这一关。对校长的高调阅兵,军事单位难辞其咎。

  事实是,部分军训单位与受训学校之间,已经日益蜕变为基于供需关系的利益合作。军训形式投学校领导所好,严肃的军事“汇演”沦为形式主义的“表演”,也就在情理之中了。

  形式主义之下,官本位思想自然容易侵入。站在敞篷车上高调阅兵,无疑很“拉风”。军队本来强调上下级之间的服从;既为“表演”,让校长在“半推半就”甚至是“安之若素”中,在学生面前过一过权力瘾,似乎也“无伤大雅”。这场景,如一面照妖镜,映出了阴魂不散的形式主义与权力思维。

  幸运的是,我们已逐渐“习焉有察”了。军训高调阅兵问题近年屡受媒体关注,目前在舆论场上已有“老鼠过街,人人喊打”之势。这种舆论监督,正在逐步迫使粗放式的社会管理趋于细化、合理化。我们不能因噎废食否定军训,但学校军训制度确实应该改进了。